为了真正的环保主义舆论 Pour une vraie critique environnementaliste

Pour une vraie critique environnementaliste

[法语 -> 中文]/

如今,专攻环保领域的网络媒体成为了独立的机构。就正如有专业政治评论,经济评论或文化评论一样,环保主义评论也存在,并且在网络上越来越广泛。在一些与自然并无甚关联的文章出现之后,维护环境的评论也日益常见。

然而, 这类环保主义的评论和维护常常不成熟,夸大其词,甚至有时谎话连篇或意图操纵民意。很显然,维护和保卫自然环境是有益之事,但如果策略不当,则会造成信誉的丧失,而无法达成其原意。我们现在就会从不同方面看到,当今的环保主义评论在寻求支撑自己言论的信息来源时是如何适得其反的。我们将举出在这块领域内最常见的话题:孟山都公司。

环保主义同样也能操纵数据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针对孟山都公司的持续性恶意攻击。然而,这些批评中的相当一部分要么是错误的,要么是完全虚假的。几个月前,一部由Datagueule制作的视频在社交网站上被数次提及,其中Youtube上的被观看次数超过了40万。这部视频介绍了关于孟山都公司的大量事实,但是,它提供的信息远称不上严谨。例如,视频称全世界90%的转基因种子都是由孟山都公司制造的。

然而, 这个数据是错误的,至少是被操纵的。孟山都的市场份额,也就是说它的在全球总体种子销售额中所占份额小于5%。但是视频所提及的是它的种子生产量,而不是销售量。事实真相是,90%的转基因种子产品都使用了孟山都开发或属于孟山都的技术,但是并不一定是孟山都自身生产的。于是,在这个数据中,一家独立公司生产的持有孟山都许可的种子也被计算为孟山都自身生产的产品。这明显是一个粗糙的一概而论。视频的目的,是将孟山都塑造成一个惟利是图、操纵全球及其农业生产者的帝国的形象,而将事实真相弃之不顾。这是一种常见的操纵情绪而不是启迪理性的手段。

区别对待

视频接下来的部分谈及到了孟山都的过去,并称其参加了橙剂的制造,这种物质在越南战争中被美军使用,造成了成千上万的疾病和死亡。然而,当时那个孟山都已不复存在,当今的孟山都与其毫无瓜葛。事实上,公司经历了众多重组,许多分支被创造,同时许多被解散。另外,即便是同一个孟山都,它并不是唯一一家生产橙剂的公司,为什么只批评它而不批评其他公司呢?而且,为什么突然之间一个过去的细节重新浮出水面,但这个过去与当今的环保影响毫无关联?我们理所当然应该关注公司的历史, 但是为什么几乎没有人再为二战期间IBM和纳粹之间的联系而义愤填膺?我们在这里谈及的,与其说是一个切题的批评,不如说是一份人身攻击。这部视频中的其他许多资料事实上也同样含糊粗略。

孟山都,一个完美的靶子

只在利于我们的时机选择利于我们的信息的手段在修辞学里叫做摘樱桃(这是一种偏向确认 ;编者注)。在整体话题下只针对片面和非代表性信息,是在谈及转基因生产者和杀虫剂时常见的行为。例如,全世界有超过一千家不同公司在销售转基因种子,但很少有人能够说出除了孟山都以外的其中任何一家。

在这个领域中,也有诸如DuPont和Syngenta等其他巨型企业,环保主义者却极少提及它们,反而批判转基因或杀虫剂。然而,这些巨型企业在该领域的影响格外突出。这份选择性批判却并不令人惊讶。愤慨于富有侵略性的跨国企业十分简单,明白应该做什么,怎么做并且为什么,却需要更多的努力。孟山都便以一个从头到尾人人唾弃的靶子的形象出现了,最终没人再知道为何。它比其他公司都做得更差吗?并不是。

适得其反的环保主义斗争

本文并不试图为孟山都开脱,恰恰相反,意图让大众明白,总是针对同一个敌人、采用毫无根据或胡乱解读的批判进行抗争,结果往往是适得其反的。所有人都紧盯着孟山都,却没人对该行业的其他公司或真正的资料和研究有任何兴趣。我们并不能用夸张斗争对象来战胜它。

把孟山都描述成一个嗜血的、让所有农民负债累累的可怖怪物,既不恰当,也毫无益处。由此,认为因为孟山都的产品,印度农民大面积自杀的传言是与事实截然相反的。在这个人口阶层中居高不下的自杀率在孟山都销售的转基因棉花传入前早已存在。真相则是恰恰相反,因为转基因棉花提高了生产率和印度农民的生活水平。

Dr. Moore的案例

最近在社交网络出现了一篇新闻,该新闻却丝毫未被质疑 :世界上应用最广泛的、由孟山都生产的杀虫剂是致癌的。一如既往,我们可以看到从条件性的、非常有保留性的原始参考资料,是何如转变为一个绝对的、置事实复杂性不顾的肯定句的。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的癌症协会已经指出,杀虫剂是可能致癌的,但是这个结论只是在有限资料的基础上得出的。对于某些媒体而言,事实细节毫无必要,只有“致癌”这两个字眼值得保留。

最近一个不惜以任何代价抹黑孟山都的言论既荒唐又急不可耐。我们看到,在一段对Patrick Moore博士的访谈中,他被介绍为孟山都的说客,并且称饮用草甘膦对健康无危险。采访他的记者便要求他喝下一杯草甘膦,这引起了他的退缩。

从Moore的角度来说,声称饮用草甘膦无害是个愚蠢的主意,这毕竟是一个虚假的言论。摄入草甘膦毫无疑问是危险的。但从观看者角度来说,这部视频是孟山都的虚伪的证明,因为它希望其他人摄入它自己不愿意摄入的东西。即便Moore可以称得上是个说客,他从未被孟山都雇用过。Moore所称的丝毫不能代表孟山都。记者便借用他的言论来间接攻击这个美国公司,利用的是一种依靠关联性的羞辱。

这部视频被制作和传播的方式令人遗憾。显而易见的是,Moore为了明确地指出草甘膦的应用并不危险而保留了他的言论,却并没有说让使用者直接真正去喝它。即便记者的要求并非恶意,照本宣科地让他喝下这个产品并不恰当。值得强调的是,这不是为Moore开脱的问题,而是重新掂量针对他的批评,这些批评往往是偏题或并无切实根据的。

避免简单化的逻辑

另外,这个孟山都恶意的证明甚至称不上证明。如果我们让一个绿色产品生产者食用其中的生物肥料,我们会因为他拒绝而震惊吗 ?当然不会。然而, 些许施肥植物的残余并不会杀了我们。之间的区别在于什么?这部视频之所以被传播,并不是因为它是某个违规产品的危险性的证据,而是因为它针对的是孟山都。

在环保主义的话题下,仍有许多针对真正批判精神的缺乏,或明理恰当的切入点的缺乏可讨论的。永恒的自然=优良/化学=恶劣的对立,存在于据称一定优于普通医学的自然或替代疗法,也存在于关于营养的伪科学研究方式。环保主义者的辩词,毫不夸张地说,充满了各种毫无意义,毫无批判性的研究角度,甚至对危险行为或宗派主义行为的大肆鼓舞。另外,在网络上只凭借批评孟山都就自封环保主义者,同时原样保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实在太过容易,这种生活方式,甚至必定在日常生活中真正有损于环境。

为了一份理性的环保主义维护

让我们停止向一切看似可批判的靶子全力开火的行为,寻找真正能够和应该被批判的事物,尝试质疑我们已坚信的一切吧。不这样做的话,环保主义的批判会仅限于一个简单肤浅的女巫猎捕,其目的与其说是真正致力于维护环境,不如说是让参与者取乐消遣。让我们从以该领域真正的科学研究和其他具体替代为准开始,而不是盲从感性主义文章和暂时性的热点。尤其是,我们应该继续以尽可能中立的方式验证信息来源,资料和论据,同时避免陷入情绪或意识形态。只有真正有论据、深思熟虑的研究方式才能让我们拥有足够可信度,来保护环境不受一切对它有害的举止之灾。这份严谨的辩词真实地存在着,比如素食主义(或其他全素主义)。在这些主张中,人们利用科学可靠的资料来维护动物权益或自身素食行为,努力避免粗略的论证或操纵情绪。推广这样的行为方式应该受到赞许推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