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e losing all our Strong Female Characters to Trinity Syndrome 我们所有的强壮女性角色都在沦为崔妮蒂综合征患者

We’re losing all our Strong Female Characters to Trinity Syndrome

英语 -> 中文

梦工厂出品的驯龙高手2大幅扩展了第一部引入的世界观,包括一个新形象的出现:沃尔卡,骑龙主角小嗝嗝长久失踪的母亲,由凯特·布兰切特配音。电影将甜美感性的中间段里很大一部分花在了介绍她,将她塑造成一个复杂微妙的角色上。她是神秘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够轻而易举地将小嗝嗝和他的龙同伴没牙仔从天上带下来。她是知识渊博的:二十年孜孜不倦研习龙类意味着她比小嗝嗝更了解没牙仔的身体构造。她是智慧的。她是有原则的。她是欢乐的。她是分裂的。她是受创伤的。她是易受侵害的。她拥有许多动作/冒险电影中女性角色所不具备的品质 :有趣。

故事没有给她任何事做,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这些年来,主流电影中出现了一股文化推动力,赋予女性角色更多的自主权,自尊,自信和能力,使她们不再限于八十年代动作电影中卑躬屈膝的受害者和最终的奖品,或哼哼唧唧,怒目而视, 外表禁欲然而业已被性意味化、以异形中突破性屌炸天的巴斯克兹为模本的类型。这个强壮女性角色(Strong Female Character)的概念——有着自我身份,计划和经历目标——完全渗透到了关于当今女性被认知和塑造的方式的不妥之处的讨论中,特别是在漫画,游戏和电影的范围内。Sophia Mcdougall已经以聪颖的方式解构并且摒弃了这个概念,Kate Beaton,Carly Monardo,Meredith Gran等艺术家也已经欢乐地嘲讽了它在漫画中的表现。“强壮女性角色”经常既以讽刺性,又以描述性的方式所使用,因为它是如此地简单化,使用门槛极低,并且它与其说是一个富有意义的目标,倒不如说是一个营销中的术语。正如电影通过简单低门槛的贝克德尔测试(1985年引入的用于测试电影性别不平等的测试,由三个标准构成:1.片中至少有两个女性角色2.她们互相交谈过3.交谈内容与一名男性无关;译者注)仍然令人沮丧地罕见一样,在主流动作/恐怖/科幻/奇幻范围内,引入有着任何富于意义的力量的女性或超越了几个简单刻板印象的女性依然十分稀奇。

即便她们拥有这样的力量或突破了刻板印象,作者在这一点之后经常似乎迷失掉了。如果角色并没有除了让电影制作人指着她并说:“看到没?这个电影尊重强壮女人!”之外的任何存在于故事中的理由,带入一个强壮女性角色™本质上就并不是一个女权主义宣言,或一个女性社会融入宣言,甚至不是一个最基本的平等宣言。

沃尔卡只不过是最新一个多余、站不住脚的角色伪装成了强壮女性角色的例子。而且很有可能是最使人沮丧的一个,考虑到驯龙高手2其他方面的精良品质和她在摘要中是多么令人印象深刻。电影花费了那么多时间来使她显得首先如何引人惊叹,接着富于同情心,并且在她的与世隔绝中、再次见到另一个人类的尴尬难堪里带着一点令人心碎的可悲可叹。然而一旦出场结束,战斗再次打响,无论是对其他角色还是对快速进展的叙事而言,她立即变得毫无用处。

她面对反派(表面上来她许多年来单独成功抵御的反派!),然后瞬间就被决定性地击败了。她的丈夫和儿子彻底使她黯然失色;他们必须在大概五分钟内营救她两次。她对于叙事的最大贡献就是给小嗝嗝一个简短的、机械重复的“你是被选中的那一个”鼓舞士气的话。接下来她就完完全全地从电影中消失了,让人不禁疑问为什么最初故事花了那么多时间在她身上。这也许是因为作者兼导演Dean Deblois最初计划让她来当电影的反派角色,然后在接下来的稿件中又抛弃了这个主意。然而这些后期稿件给了她一个复杂对手的设定……以及根本没有对任何对手的解决计划。(与此同时,目前的反派几乎没有任何背景故事——在某种程度上这一点没问题,只不过让电影失去了平衡感)

并且,沃尔卡的类型——强壮却无事可做女性角色——正在变得越来越常见。乐高玩电影是今年最令人震惊和郁闷的例子。它引入了女性领袖Elizabeth Banks’ Wyldstyle,一个美丽,拥有超能力,超级聪敏,极度自信的女英雄,被主角Emmet的笨拙和倒霉所惊骇。接下来,电影的剩下部分随着她成为一个闷闷不乐、唠唠叨叨的反对派和一个扫兴鬼而嘲笑她并且把她边缘化。一个玩笑使得Emmet完全无视她,即便她在试图告知Emmet她的小组正在进行决定世界命运的斗争;他把她的话换成了“Blah blah blah,我真是好美腻啊”。她在人物介绍后唯一的存在目的就是被拯救,被重复性地拯救,并且最终赋予了Emmet使他从卢瑟到人生赢家的转变圆满完成的美女的认可。

在一个了不起的故事和一个令人震撼的结局后,电影却随着音乐结尾部分的下列情节动摇了它成功的根基:Wyldstyle竟然转向她当时的男朋友,向他请求许可甩了他,这样她能够把自己交给Emmet作为他成功的奖品。对于一个从普通伙计转变而来的人生赢家,强壮女性角色必须完全消失,以便变成卑躬屈膝的胜利奖品角色模式。这就是黑客帝国式的崔妮蒂综合征:一个强大全能的女人,哪怕一次也没有她在出场场景中那样独立、有意义和令人兴奋。(导演Chris Mackay在每日邮报的采访中,某种程度上承认了这个问题:”乐高玩电影制作人承诺续作中更多强壮女性“,即使他目前的引言在这方面毫无作为。)

即便当强壮自信的女性角色设法为男性主导的动作故事做到贡献时,她们的贡献仍然更可能仅限于微不足道,或完全沦为培育者角色,或受害人角色,或浪漫角色。想想霍比特人:史茅革之战中陶丽叶的角色吧,一个彻头彻尾被设计出来以便为全男性冒险增加一点性别平衡的强壮女性角色。她能够用精灵功夫弓箭术杀掉大概一百万蜘蛛和半兽人,但她在为矮人之王奇力而神魂颠倒时毫无实质人格可言,在一个令人厌倦地熟悉的暮光式爱情三角中又反过来引得莱格拉斯心醉神迷。

想想星际传奇中Katee Sackhoff扮演的Dahl,以一个强硬的二把手身份出场并且早早就宣称自己不是任何男人的性玩物的女人——不像电影里唯一的另外一个女性,一个被凶残对待和被束缚的强奸受害人,随随便便就被害以推动点故事发展——却没有被给予任何具体的情节相关性。无论Dahl说了什么,她只不过是为电影增加性意味的调味品:对着镜头跳脱衣舞,从一个强奸企图中挣扎逃脱,面对反英雄角色画面粗鲁的调情从头到尾都在假笑,接着在电影结尾决定自愿成为他的性玩物。想想星际迷航:黑暗无界中Alice Eve扮演的Carol Marcus吧,出场时是一个恰如James Kirk的离经叛道、践踏神圣的规则破坏者,然而在情节中大幅演变,最终成为屏幕上的脱衣舞娘,一个令人尴尬地毫无用处的人质。

环太平洋中菊池凛子所扮演的森麻子相比起Charlie Hunnam所扮演的Raleigh起来很弱:她过去的创伤使她在机械战场上不再具备战斗力,并且让她身边的每个人都陷入危险——但就算是在她证明了自己的力量之后,他仍然必须为了坚持己见而瘫痪她的行动力,抛弃她跛行的身躯,自己在最后为了拯救世界而出发。同上,汤姆·克鲁斯扮演的Jack在遗落战境中也对Julia(Olga Kurylenko饰),他那能干的同伴,采取了同样的行为。

对任何动作电影来说,同时拥有两个或更多同等的英雄是很困难的,并且这一套方法论不是对每一个故事都有用处。为了让英雄之旅情节顺利开展,英雄有时必须单独行动是情有可原的。对于男性英雄来说,这经常意味着独立和自我牺牲优先于其他任何考虑。然而几十年来,动作片总能找到让男性配角伙伴从故事高潮中抽身而退,不用牺牲、消失或在家等待英雄归来,将他们自己奖励给英雄以便庆祝胜利的方法。女性角色不需要主导故事来给出一个独立自主的印象,但是她们的确必须拥有存在理由和意义。沃尔卡,表面上来说,给了小嗝嗝一些振奋人心的消息和一点点灵感,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对于一个故事情节似乎热情关注的角色来说,她却令人困惑地微不足道…… 除非她做出了某些行动。

所以接下来这是一个针对电影制作者们的快速问卷,如果他们创造出了某个不是一块抹布,一个话匣子,一个推动情节而已的麦高芬,或者一个性玩具的女性。恭喜,你有了一个强壮女性角色。那真是一个棒极了的开始!但是现在又如何呢?编剧,制作人,导演,想想这个吧:

  1. 在入场后,你的强壮女性角色没有成功做出任何本质上有意义的事以推动情节展开?任何事都没有?
  2. 如果她完成了某件对情节有意义的事,这件事主要是被强奸,被打败,或者被杀以便赋予男性英雄动力吗?或者是决定和男主角啪啪啪/不啪啪啪/约会/分手?或者对男性英雄唠叨催促他长大,或者唠叨让他别这么英雄主义?简单来说,她的存在只为了男性英雄的需求,发展和动力而服务?
  3. 你的强壮女性角色能够天衣无缝地被一盏上面写着帮助男性英雄的有用信息的落地灯代替吗?
  4. 你的情节中基本点是你的强壮女性角色是故事中最强,最聪明,最暴躁,最强硬,或者最具经验的角色——直到主角到来?
  5. ……或者更糟糕的是,他是否出场时嘟嘟囔囔一团糟,但是在整个电影中迅速成长,超过了她,与此同时她却完全保持静止不变,甚至为他加油鼓舞?你的强壮女性角色主要存在目的是否是让主角给她留下难忘印象?
  6. 如果她看起来超级炫酷,很不错,但是她这样出场是否只为了让男性英雄相比较而言,在拯救她或超越她显得更加炫酷 ?
  7. 如果她是那么强悍全能,迄今为止从来不需要其他人拯救,但一旦故事情节开始发展,突然之间她就被一个反派人物俘虏或威胁,并且需要英雄的介入?折损她的自尊是否是故事的一个根本组成部分?
  8. 她是否从电影中第二段或第三段场景中完全消失,出于除了她在为推动情节做出有意义的事情这个原因的其他任何原因(除了作为人质或死去)?

如果对每道题你都可以诚实地答“不是”,那么你或许还真有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强壮女性角色。恭喜!

但是每条规则都有例外。明日边缘主演Emily Blunt饰Rita,一个极端强硬的、死去(反复不断地!)以激发男主角的女性角色。她出场时是她的世界中最为屌炸天的女人,但是最终被英雄William Cage(汤姆·克鲁斯饰)所超越,他出场时则是个嘟嘟囔囔的屌丝。她存在于故事中的主要目的是给予Cage信息和鼓舞他,并且最终用一个短暂的浪漫片刻认可了他。然而,故事却并没有让她丧失尊严,掉价,变弱或被摒弃。故事让英雄在最后没有她的陪伴而出发——但是只有在最最结尾的地方,在她一遍又一遍地证明了她的价值之后。她是强硬的。她是自信的。她是绝望的。她是有趣的。总而言之,她让人渴望又给人灵感,在故事结尾仍然像在故事开始时那样令人激动。

所以,也许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被概括为:看着一个所谓的强壮女性角色,你——剧作家,导演,演员或观众——想要成为她吗?不是为了想要证明你比她更好,或者获得她的表扬或者让她承认你的优越。动作电影总是关于愿望达成的。她达成了自己的愿望,而不是其他角色的愿望吗?当强壮女性角色惯例性地足够“强”以达成这一点时,也许“强壮女性角色”这个词汇才会拥有意义,而不是被说起时常常充满嘲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